2022年3月4日

高借貸利息算重利?

易利借:借貸利息高算重利?

借貸相關法規

《刑法》第344條規定:「乘他人急迫、輕率、無經驗或難以求助之處境,貸以金錢或其他物品,而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科或併科三十萬元以下罰金。 」《刑法》重利罪的規定,用意是為了避免有人以放高利貸,剝削有急需用錢或無借款經驗的債務人,但高利貸的標準為何呢?只要收取高利,一定就成立重利罪嗎?

高利息借貸不等於重利罪

實際案例指出:債務人在取得借貸款項後,有近四分之一款項使用於償還債務,因此債務人上述的行為,債務週轉吃緊理由並不充分也難以讓人信服,也就是說不急迫;而且債務人和債權人之間的借貸協商過程長約兩個月,顯示債務人所面臨資金需求並非急迫,且債務人有充分的時間可以考慮是否另外尋找資金來源。

此外,債務人有經營生意,向民間、銀行借貸周轉經驗,債務人並非無借貸經驗之人,所以法官認為此借貸不符合「乘他人急迫、輕率或無經驗」,雖然該案的借款年利息高達72%,仍判被告不成立重利罪(臺灣台北地方法院102年易字第1075號刑事判決)。

拒絕清償超過法定利息的債務

《民法》現行規定的「約定利率上限」為20%,遠高於銀行放貸及借貸利率的15%(《銀行法》第47條之1第2項),立法院2020年12月三讀通過《民法》第205條修正案,將法定周年利率從20%調降為16%,將於2021年7月20日開始施行。這是《民法》上所謂「法定利息」的規定,如果約定的年利息超過了20%就算是重利罪嗎?

早期實務見解認為,年利息若超過20%就成立重利罪(司法院院字第519、696號解釋),但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520號刑事判例顯示,所謂重利是「就原本利率、時期核算及參酌當地之經濟狀況,較之一般債務之利息,顯有特殊之超額者而言」,也就是說必須視個案的具體狀況來做為判斷依據,因此無法一概而論。如臺灣台北地方法院102年易字第1075號刑事判決,曾引用中央銀行民間借貸統計資料,認為98年11月間臺北市地區民間借貸利率在月息1.51%至2.32%之間(亦即週年利率於18.12%至27.84 %間),以這樣的方式「參酌當地之經濟狀況」。

另有實務,年利息30%固然略高於年利息20%的法定利息,但與民間合法當舖業者容許收取之年息相同(《當舖業法》第11條第2項規定),也跟民間借貸習慣收取之利率沒有差異,況且還得考量債務人不依約清償的風險,故重利罪並不成立(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105 年易字第 401 號刑事判決)。

此外,另有實務顯示,目前銀行放款利率及一般民間利息之月息2%或3%(即週年利率24%或36%),以目前社會經濟情況而言,收取這樣的利息,並未違反《刑法》重利罪(臺灣台北地方法院103年易字第1174號刑事判決),參照前述兩個實務,年利息36%似乎尚不構成「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」,但債務人仍可依《民法》第205條規定,就高過年利息20%的利息債務,拒絕清償

利息高於年利息20%,並非是成立重利罪的條件,還要在個案中,參酌當地經濟情況,再進一步具體判斷。不過如果是年利息300%之類的巨額,應該就是「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」。

收取高利貸被視為違反常理、也不道德,但是否成立重利罪,仍須符合上述要件,例如債務人並非急迫、輕率或無經驗,而是心甘情願向債權人借了高利貸,或許債權人很可惡,卻不成立《刑法》上的重利罪,法律和道德的標準似乎並不相同。